酥元棠

画风什么的,不存在的╮(╯_╰)╭

江南初春的雨很冷。

有参考的练习,发现自己对屋顶爱得深沉。

为啥画得这么烂,大概是因为懒吧。

我今天不是在过节,我是在渡劫吧。(手动再见)

小时候怕黑,夜里走路都是一个灯光到另一个灯光的追逐。

时间啊,你可以走慢一点吗。

远い道の先は 二人の世界まだ见えない
変わらずただ生き抜く 私迷いはしな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