酥元棠

少年自负凌云笔,到而今春华落尽。

摸鱼好爽,但是摸玩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🌚

好几个月前的图,要不是催找我我都给忘记了,说要清冷一点,那我就清冷一点。

看了西小河的夏天,想到了自己的童年,老了。

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了自己吃到了可爱多QAQ

"大头电视机的信号总是不好,雪花嗞满整个屏幕,我上屋顶踹了接收锅几脚,结果在上面睡着了,最后是一颗老柿子把我砸醒的!"陈懋说。

夏天就快到了,香樟树的花也快落完了。
(毙稿_(:з」∠)_)

此图名为《云深不知处纳凉喝冰阔落扇扇子的蓝二大爷》

再摸鱼我剁手

想进行某种尝试,但是没有耐心了。